产品分类
站在记者边上的孙先生
2020-06-22 06:3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天车库里外停满了候客的车辆,管理人员赶走一辆,下一辆又把路堵上了。”旅客秦先生上周日22时多从北京乘高铁回到上海,高铁一路顺畅,没想到从p9车库出来却被堵住了。在车库里,是一些候客车辆,有私家车、面包车、商务车,并不停在车位上,在靠近火车站出口的下客区一侧停着,严重影响了其他车辆通过。管理人员一直在催促堵路车辆开走,但效果一般。“从车库好不容易出来,上高架之前的一段路两边也停满了车。要不停地并道、借道,才能通过。”从发动车到开上高架,秦先生花了30分钟。

昨日16时20分,记者又来到虹桥机场t2航站楼到达层出租车乘车点,看到等车的旅客队伍长度超过300米,排队时间至少要10分钟。乘车点上方的电子屏幕显示室外温度和乘车点温度分别为37℃和35℃。“队伍长的时候,排队要30分钟。”管理员说。

记者在19时45分左右来到虹桥高铁站,发现这里的候客车辆更多,不少司机就靠在车门边,手里摆弄着手机。同时,很多旅客在打电话,“我在××门,师傅你在哪里?”一片繁忙的景象。

秦先生觉得奇怪,这些车为何都要在车库外停着呢?这些车显然缺乏自律意识,对造成道路拥塞,毫不在意。直到第二天看了报纸,联系起这些车的品牌和司机动作,他才断定车库外的车都是做专车生意的。因为火车站抵达出口直通车库,约好车的乘客很快就能来到车库出口处上车,这里监管肯定没有出发层那样严格,相对隐蔽和安全。

“可不可以让具备资质的专车,在机场提供服务时,也有固定排队区或是等候区呢?这样既为长长的出租车排队队伍分流,也可以形成有序竞争的格局,反过来对出租车服务也是一种促进。”队伍中,一位乘客这样建议。

前天上海也是高温,和孙先生一样站在出发层的旅客,为数不少。“我刚刚出来两三分钟,就出了一身汗,现在等手机叫的一部商务车。”黄先生和3位朋友刚下飞机,每人都拖着一个大行李箱。黄先生说自己经常出差,以往都是在虹桥机场等出租车,“排队常常要半个小时以上”。正说话间,一辆银色的别克商务车停在附近,司机拿着手机对他招手。“应该就是这位了,你看多方便。”黄先生说着就招呼朋友一起走向商务车。

这几天,上海气温天天破高温线,昨天更是达到酷暑线——37℃,炎炎烈日,谁想舟车劳顿之后再花半小时等出租车?答案自然是否定的,于是手机点点叫来专车,又快又方便,成为一些人的首选。但是一些专车把正常送客的车堵在了后面,也让苦苦排队的出租车司机和乘客颇感不公平。

虽然最近上海对专车执法很严,且经过前几天的整治,虹桥枢纽特别是机场附近的秩序有所恢复,但晨报记者调查也发现,打车软件依然生意红火,虹桥站出发层依然长时间被专车等车辆占据。一位专车司机说,一般是交警来了就走,交警走了又回来,直到接到满意的生意再离开。

虹桥枢纽运营方和出租车管理部门也费了不少心思,如虹桥机场多次改造了候客车道,优化了乘车流程。管理人员表示,该乘车点一般有8个停车位,如果旅客太多就加开备用车道,能有十五六个停车位。而且还会让携带小件行李和大件行李的旅客分开乘车,以加快出租车进位速度。但排队的问题依旧存在。“场地有限,毕竟不可能让100多人一起上车。”管理人员也很无奈。

“你位置在哪?我就在门外面。”前天19时左右,站在记者边上的孙先生,在虹桥机场t2航站楼出发大厅内使用“优步”呼叫专车,按下“叫车”选项才几秒钟,一辆比亚迪品牌的“专车”就已经接单,并打电话过来询问碰头位置。专车司机抵达后,和记者聊了几句,表示他就在出发层上面候客,所以到位快。孙先生觉得这车坐着不舒服,犹豫了一会,放弃了。“没关系,这里不缺生意。”专车司机扭头就走。孙先生又登录了“滴滴”软件,发现最近的专车一分钟可抵达。

记者近日在上海虹桥枢纽采访调查,发现这种情况在晚高峰比较明显,等客的专车几乎堵塞机场、高铁的出发层和车库出口,正常开行的车辆要30分钟才能突出重围,一些乘客向记者投诉反映:枢纽站的运营秩序怎么变得如此混乱?有关部门是如何管理的?

与此同时,在排队等候出租车的旅客中,不少人也困惑:如果没有打车软件,那在机场和高铁站打车,有没有办法让正常排队更快一点呢?“其实,我们可以看到,这里不缺出租车,问题是如何让上车速度更快一些呢?”“为何不能多设几个出租车上车点呢?t2航站楼这里就1个,太少了!”

一方面是互联网平台带给部分人的出行便利,另一方面却让更多人感到出行公平受到了损害,这道平衡的题,有关部门应该如何解呢?

排队中的出租车司机也有“理解”用软件叫专车的,“人家腿脚不方便的、孕妇,能近两步是两步,叫专车也确实方便。”一位强生师傅说。

针对记者反映的情况,上海市交通执法部门回应表示,近期的确有市民、出租车司机投诉反映在浦东、虹桥机场等交通枢纽,有大量私家车在机场违规使用打车软件接客,严重扰乱机场交通秩序。7月23日,市交通执法总队已联合机场公安等部门开展专项整治行动,打击社会车辆使用打车软件非法客运等违法行为。

所以,对于不排队就拉客的竞争对手——专车,在蓄车场的出租车司机肯定不欢迎。“且不去说专车是否有营运资质,单是在机场地区,我们不能用打车软件,他们可以随便用,这显然很不公平。”“是啊,我们受监管,谁对专车有效监管啊?”“专车司机用打车软件,在出发层就可以拉客。而我们必须遵守规定,在出发层严禁上客,要去蓄车场排队。”出租车司机纷纷抱怨。

其实,虹桥火车站的出发层,在夜间也经常是车满为患。前天20时多,记者驾车试图从虹桥站出发层通过,但最外面四根车道都停着车,正常通过的车辆寸步难行。停着的这些车,一半以上都是外地牌照,以20万元价位左右的家用车居多,如福特、别克、大众等品牌,还有商务车和面包车,同时也有少数亮着“空车”的出租车。现场有几位辅警对违停车辆进行驱离,但效率不高,往往前车刚走,空位又被后车占据。记者驾车花了10分钟才通过出发层。

的确,机场、高铁站大部分时间里不缺出租车,但现实却是旅客等出租车,出租车也在排队等旅客。

据观察,在30分钟内至少有10多辆车的司机和人电话联系后,接客而去。到了23时,这里依然有数十辆车停着。更危险地是,在通往出发层的引桥道路上,也有数十辆车停靠在最外的一根车道上。

根据本市相关规定,在设有出租车候客点的机场、火车站等交通枢纽地区,出租车也是被禁止使用打车软件的。而且出租车是不允许在出发层上客的,必须去蓄车场排队等候。“这个队可不好排,在虹桥排1-2个小时是至少的,在浦东排3-4个小时是经常的。”